嗯啊不要-深點塞不下了別停小妖精

  • A+
所屬分類:情感美文

嗯啊不要 分手再說我愛你,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那一年,我們還來不及開始,便已經分手。那一年,我想說愛你,卻已經來不及。分手再說我愛你,可卻為時晚矣。還記得那夜,我們徹夜狂歡,可卻又痛哭流涕,難過不已......

嗯啊不要

遇見林的那年,我才19歲,那一年的暑假,我剛剛高考完。特意跑到舅舅家里玩。舅舅開了一家音像小店,小店不大,卻人來人往,沒事時我喜歡跑去玩,有時也幫他賣賣貨。林就是其中一個常來的顧客,漸漸熟悉了,知道他在出版社工作,老家在廣州,大學畢業后就留在了這邊。

我不忙的時候,就喜歡和他就著某一張碟子大談特談,他還會講一些笑話或者故事給我聽。有一次,他看著我笑得前仰后合,很溫暖的一句:你真可愛,我的臉瞬間就熱了起來。那是第一次有男孩子對我說這樣動聽的話。

擠公交沒有穿內褲啊舒服

因為這一點,我開始熱衷學粵語,因為林的普通話不是很好,大多數時候,他和我在一起都要重復好幾遍我才弄清楚他所要表達的意思,他說普通話很難學,這也是他在北方工作唯一的不足之處。我偷偷買來粵語學習書,巴掌大的書上寫著別字,發出音來卻頗有些廣東味兒。嗯啊不要

一個人一邊練習,一邊偷著笑。那天,我正在讀著,林走了進來。他一直聽,一直笑,最后竟笑得直不起腰來。我白了他一眼,笑什么嘛?人家正學習呢。他終于笑完,抬起頭來說,還是我來教你吧。

深點~啊~嗯~

從那天起,我會早到小店一個小時,或者晚離開一個小時。林總是上班前,或下班后教我幾句粵語。一個月后,我竟然能夠簡單的對話了。林很滿意我的進步,他說:你是非常適合在南方生活的,你和南方人有緣。他的話再一次讓我感覺到臉上的溫度升高。

那個暑假,因林的出現,我感受到了從沒有過的快樂。偶爾我還去他的出版社大廈樓下等他下班,和他一起逛街,在我的眼里,他更像是一個大哥哥,總是一副比你知道很多的樣子:你長大了,肯定是個靚女。我以為他是開玩笑。卻見他一臉認真。嗯啊不要

穿旗袍干就是方便h

可我現在就長大了,難道我現在不好看嗎?他笑著說,你真是個小丫頭。這句簡單的普通話,我聽得真切,原來他只是把我當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頭。

暑假太過短暫。一個半月的時間過去了,我也準備上大學了。那是南方的一所大學,和他所在的城市很近。林送給我兩樣東西:手表、鋼筆。他說:丫頭,手表是讓你記得時間,記得回來看我。鋼筆是讓你記得學習,好好努力。分別在即,我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喜歡他。

小妖精再浪些再咬緊點

大學的幾年,我們只是書信來往,接著便是在網上聯系。他說著他工作的事,我說著學校的一切故事,包括哪個男生追我,哪個女生失戀。我們的交往,那般單純。每次我都會在信里記得問上一句,記得等我哦。或者是,記得喜歡我哦。可成熟的他,卻那般聰明,從不表明自己的心跡。其實他也不過比我大4歲,為什么那么隱藏自己的心事呢,還是我并不適合他呢?

每年的暑假寒假,我們都擦肩而過,嗯啊不要不是他出差,就是回家探親,像是故意的安排,讓我見不到他,一次視頻,他對我說:丫頭,你瘦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這邊的我,眼淚就那么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林對我說,他要回到廣州,永久性的。我沒告訴他,我也正打算留在這邊。直到大四下半年實習期間,我在網上對林說,我準備留在廣州了。他在那邊非常興奮,好呀,好呀,這樣我就可以看到你了。

1v1高肉噴汁

林回來的那個夏天,我已簽了一家公司,他坐在我工作的大廈里的咖啡廳處等我,那是我們分別四年后的第一次見面。他沒有變化,還是那樣儒雅成熟,舉手投足間還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誘惑。我太想要一個他的擁抱了。那一刻,我終于承認,其實我早就愛上了他。他說:丫頭,你終于成了靚女了。我笑著。

在公司的那一年,我和林的關系并沒有太多的進展,只是定期見面,吃飯,他很忙,忙于自己開個圖書公司,他說那是他的理想,那段時間我和他賭氣,任性地辭職,然后去邊遠山區支教。我走的那天,才給林打電話,他表現得那么平靜,他說好樣的丫頭。這次的任性沒有錯。我笑,有些苦。放下電話,我放聲大哭,其實我只需要一句他挽留的話,看來,我對他并不重要。

塞不下了 要出來了 呀王爺

一年后,我選擇回到長春,留在父母身邊,重新找了份工作,等一切穩定,我才給林電話,說了自己的決定,那時我才知道林自己已經成立了圖書公司,我們只是客氣的說了幾句,他問我,就那么決定了?我說是的。他沉默。我放下了電話,再次流淚。嗯啊不要

這以后我們之間就斷了聯系,我能感覺出他生氣了,可我任性的不想讓自己回頭,可思念還是像藤蔓一點點爬上心頭。

學長你好猛h

那年,我趁著出差的機會去了廣州,按照他過去在電話里說的那個地址,我找了他成立的圖書公司,規模不小,在接待處,我問林在嗎嗯啊不要,那個女接待員說他正巧出差在外,我說我是林的同學很想參觀下他的圖書公司,于是,女孩子很熱情地陪著我參觀了一下他們圖書公司,沿著長長的圖書走廊,琳瑯滿目的圖書讓我覺得林很成功。

那個陪著我的女孩子突然問了句:小姐,我看著你怎么那么面熟?我沒有回答。但在那個掛著林名字的辦公室里,我給了她答案,在他的桌子上赫然放著我的大學畢業照。看著照片里那個笑得單純遙遠的自己,我突然淚流滿面。真想馬上見到他。

養父狂抽繼女雪婷

我可以想象出林在這里辦公的樣子,還有他一直沒有進步的普通話,他說他是個沒有語言天賦的人,但我知道那是沒有人陪著他練習的緣故。一想到這些,我就感覺心有些發空。快走下樓的時候,聽得女孩子在身后問了一句,小姐,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嗎?

她說了很多,根本停不下來,我的心一陣痙攣。卻終是沒回頭。我想即便我告訴她,林或許也不記得我了。他那么忙,忙得沒有時間顧及感情,偏偏我們又都是固執的人。

在公共汽車上

回來后,我還是給林打了一個電話,我說:我去看過你了,他很驚訝,問我為什么不等他回來,我說,我看過你了,證明我想你,你從沒時間看我,也就是說你并不在意我,所以我為什么要等?他笑著說我這是什么邏輯,我任性地不理他。他說他會來看我,還說,他很想我,是真的想我。

于是我們的聯系又開始頻繁,電話,網上,果真,他來了長春,借著宣傳書的時間,他開始認真地和我談論著將來,他說希望我回到他的身邊,希望我做他的新娘。可不知為什么,我一直盼望的話從他口里一說出來,我就退縮了,想起他的忙碌和他這些年對感情的隱忍,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嫁給他的理由。于是,我就那么直接地拒絕了他,我說,對不起,林,我不是你等的那個人,你也不是適合我的人。話一說出來,我看到林眼里滿是失望。

林就這樣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嗯啊不要可我并不快樂,這些年我甚至沒有談過一次戀愛,因為他們不是林,我是矛盾的也是固執的,但我還是這樣堅持著。

學長讓我夾振動棒上課

那年,我去廣州出差,走在深南大道上,我想著心事。迎面走來林公司里那個做接待的女孩子,她老遠就沖我招手,說你好。這個世界真是太小了,我們幾乎發出同樣的感嘆。她看著我說,我終于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我有些不解。她說,前段時間林結婚了,整個公司的人都去參加了,他那天喝了很多酒,一直在叫“小樂、小樂”的名字,別人說那是林總的前女友。于是我才知道你們之間的故事......我的淚,如同在風中飄揚的裙角,大片大片地落下。嗯啊不要

回到賓館,我給林打了一個電話,我說,林,是不是我太任性,太矯情了,才讓我們真真正正的錯過了,電話的那一頭,我聽到林嘆著氣說了一句話。他說:丫頭,當初為什么不堅持你的任性呢。我的淚再次決堤而出。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