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知道

  • A+
所屬分類:愛情故事

其實我知道When getting on a car, hear somebody to call my name, need not turn round I am A Nuo certainly, although I am done not have to his farewell, but I know, my track has never hidden the truth from him, know I want him

其實我知道

  上車的時候,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頭我就確定是阿諾,雖然我沒向他辭別,但是我知道,我的行蹤從來瞞不過他,知道我要走他一定會來找我,并且想方設法的挽留我。

  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我看見阿諾神色慌張的在找停車位。車還有二十多分鐘就要開了,此時他的心里一定急瘋了。停好車,他一轉頭便與我四目相對,望著他眼中的急切與不安,我的眼睛一陣發酸。

  阿諾快步的跑過來,站在車窗下,氣喘吁吁的摸著胸口:“唉!越著急老板越有事,還趕上堵車。”

  “我知道”。我對他笑笑。

  “你知道?”

  “嗯!”我心里當然知道,一定是有事情拖住了你,要不然我怎么上得了車!

  “你下來唄,我有話要和你說。”

  “那你快點說,來不及了,車馬上就要開了。”

  “來不及了?”阿諾怔了片刻,眼神無助的看了我一眼后低下了頭。“唉!真的是來不及了,我這輩子啥好事兒都來不及趕上。就這命了,習慣了。”

  我下車緩緩走到他面前。“阿諾,以后別說這么喪氣的話。我走了以后你也沒那么多的麻煩事兒了,你的好日子一定會慢慢開始的。”

  “什么”?阿諾狠狠的皺了一下眉頭,突然間表情嚴肅:“你就是這么想的嗎?所以你要走?你總是這么自以為是!你要走了我能好的了嗎?”停頓了一下,阿諾輕輕地嘆了口氣:“本來不想告訴你的,你呀,成天凈瞎想,你走不就為了躲開我嗎?我對你好真的就成為你的負擔了嗎?我對你沒有別的企圖,不會影響到你的幸福。我保證!”

  “不是你影響我的幸福,而是我在影響你的幸福!”我的聲音有點激動。“你總是這樣的——幫我{話到嘴邊,我還是選了‘幫我’這兩個字}誰還敢做你女朋友啊?”

  “你別聽別人胡說八道行嗎!我不交女朋友----其實是另有原因的,和你無關。"

  “另有原因?什么原因?”

  “如果我說出來了你就不走了是吧?那我就把我僅剩的這一點隱私告訴你。”阿諾把身子探過來,壓低了聲音說:“其實我······我有病,不能讓女人懷孕!”

  “你滾一邊去!”我推開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啥話都敢說。一點正型都沒有”

  “真的,有診斷書!”

  我又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沒辦法,我知道他就是這樣一個人,每次為了接近我尋遍了各種理由和借口。我已經習慣了他的胡言亂語信口開河。

  “哎,你信命嗎?”阿諾再一次把身子靠過來。

  我無心理會他的話,想著既然自己去意已決,就該硬下心來。

  “阿諾,車馬上就要開了,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希望我走后,時間能改變一切,你這么好的人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的。結婚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會祝福你們的。”說到“結婚”的時候,我的心忽然像被什么東西刺了似的猛地一下收緊了。

  “我可不著急結婚,我小的時候算命的給我看過相,說我前世有命債,這輩子就是孤獨終老的命。下輩子才會有婚姻呢,我就等下輩子了,下輩子我就能娶我的女主人了。”

  “什么女主人?”

  “這可是天機啊不能泄露。”

  “沒事兒我就上車了。”我一撅嘴要往車上走,阿諾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說我說。其實呢,我前世是一條狗,快被餓死的時候被一位雙目失明的女孩子救了,從此就和那女孩兒相依為命。后來女孩兒長大了嫁了人,有一天遭到她丈夫的毆打,我就撲上去一口把她丈夫給咬死了。之后女孩兒被夫家逼得投了河,我也被他們活活打死了”。

  “然后呢?”我撇撇嘴。

  “然后?然后就輪回了唄,你不就是那女的嗎?我前生所追尋的女-主-人!”他一字一頓,故意加重了語氣。

  “你憑什么就確定是我啊?”

  “狗鼻子好使啊!”阿諾用手點著自己的鼻子。“成天嗅,都嗅出鼻炎來了。唉!上輩子活得窩囊啊,眼睜睜的看著別人把你娶走了,沒辦法,誰讓自己不是人呢!”

  我被他的話逗得一抿嘴。“你這輩子是人不也眼看著我嫁給別人了嗎?”

  “哎呀,不是沒來得及嗎,狗腿都被打斷了哪追得上你!投生那兒天我都看著你了,就在我前面,緊趕慢趕的就差一步,你先下去了一小時,那地下一小時人間就是三年哪,結果這晚一步啥事都岔開了,你所有的事兒我都沒趕上。這回再投生我可得長心眼了,我早早的就去那兒等你去,打聽好你要去的人家,我天天上家門口盯著你,長到半大我就下手,看誰還搶得過我!”

  “滾吧你,成天的胡說八道。那晚了依舊是晚了,你就趕緊的再找個女主人吧,這輩子也別白活一回。”

  “那可不行,狗多忠誠啊,那是天性,誰也勸不了。你可不能走啊,看不著主人了,那我這輩子活著也沒啥意思了."

  "這個故事你編了幾天哪?也就在這騙騙我吧,讓***知道得多傷心啊,老大不小了,不找對象能行嗎?你家還指著你傳宗接代呢."

  "不告訴你了嗎傳不了!我的事兒你不用管,你也不用擔心你的家庭,你老公沒準兒就是上輩子被我咬死的那個人,你倆的姻緣未斷誰也搶不走你。就當我是來給你倆還債的還不行嗎?我啥也不求,你就能讓我看見你就行,以后我離你遠點,遠遠地看著就行。”說完,阿諾怯怯地拉住我的衣角,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求你了!別走了!"

  望著眼前這個男人,我的心里不由一陣陣的絞痛,這么多年,就是這雙溫暖的手一直在無私的扶助著自己,就是這雙深情的眼睛一直在默默地關注著自己,和自己分享著酸甜苦辣,替自己承擔著艱難困苦。我傷心時他的眉頭是皺的,我開心時他的嘴角是彎的。我受傷住院的時候,我看到他在偷偷地擦眼角。每次遇見我,他總是說:“真巧!”其實我知道,他總在費盡周折打聽我的行蹤。每次幫助我,他總是說:“我真點兒背,你一有事兒就讓我趕上。”其實我知道,只要他一聽說我有事兒就馬上趕到。在我面前,他總是故作輕松裝出很幸福很滿足的樣子。可是我知道他把這份愛藏的很辛苦。

  阿諾,你的愛,其實不用說出口,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卻不能說,也不能愛,因為我有丈夫我有家庭。既然不能給你愛,我想給你一個能得到愛的機會,我知道如果我不走出你的生活你就永遠不會去接受別人。

  “阿諾,”我的聲音有些哽咽,“車要開了,我要上車了。你,保重!”

  我狠心的一把甩開阿諾企圖抓過來的手,快步邁上了車。最后傳進耳朵里的是阿諾極其悲涼的聲音:“別走,你走了我就完了······”

  客車漸離了車站,終于忍不住回頭,遠遠望著阿諾的身影,目光像被吸住了一樣無法挪開。此刻,他周圍的一切背景都被虛化,進入眼里的,只有他站在車前那黯然的身影在逐漸的縮小,身后那輛黑色的凌志仿佛暗夜般的吞噬著它直至融合為一個黑色的圓點慢慢的消失在視線中。耳邊仍不斷地交替著阿諾的聲音:“你走了······我就完了······你走了······我就完了········

  日子一天天毫無生機的過著,阿諾的電話打進來只響了一聲就被我狠心的掛斷并扔掉了電話卡。陌生的環境里我的心像長滿了荒草,焦躁,不安,失眠!老公電話里說,想家就回來吧,家里需要你!

  回到家里,一切都是老樣子只是——不見了阿諾!阿諾仿佛世間蒸發了,沒有了他的一點消息。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阿諾的情況,可朋友們約好似的絕口不提,好像阿諾從未存在過一樣。

  終于讓我找到一個阿諾朋友的號碼便馬上打了過去。

  “你最近看見阿諾了嗎?手機怎么總關機,換號了嗎?是不是出門了?”

  “你…看新聞了嗎?年前通道上的那起重大交通事故?”

  “哪起啊?”

  “就是同學聚會老板酒后駕車的那起。”

  “啊,聽說了,同學聚會吧,都喝多了。車里四個人都當場死亡了吧?”

  “嗯,給老板開車的司機沒喝酒,他從不喝酒。是他老板的女同學非要開車,結果和大貨車撞上了。”

  “你——你為什么和我提這個?”忽然間我好像意識到了什么,頭皮一陣發麻。

  “喂?你說話。”

  “喂?"

  “出事兒車是黑色的凌志,車號是XXXXXX…

  這個世界砰然間倒塌了嗎?怎么我的周圍只有著無盡的黑暗?阿諾!你在哪?不要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好嗎?阿諾,我錯了,我不該逃走不該不接你的電話不該回來的這么晚,你一定是生我的氣了想嚇嚇我是吧,你出來啊!阿諾!我知道錯了!你出來啊,求你了不要躲著我了,你不是最不愿看到我傷心嗎?為什么我如此的傷心欲絕你都能置之不理呢?你真的就這樣一聲不響的丟下我走了嗎?走得無聲無息!以后,我的世界里再也不會有阿諾的聲音阿諾的笑臉阿諾的胡言亂語······

  你知道嗎?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其實我的心早已在情不自禁地融化,動搖…

  如果真的有來世,我一定會把今生欠你的愛加倍的償還給你。來世,我不會再讓你孤單一人!

  阿諾,在你的世界里要以什么樣的方式才能感受到我對你刻骨銘心的思念呢?此刻,我有多想多想見你一面啊,多想觸摸你的頭發,撫摸你的臉頰,多想把你的手緊緊地握住,再也不會甩開它讓你一個人去承受寂寞凄涼。

  阿諾,此刻,你一定靜默地坐在某個空間的某個角落里深深地皺著眉頭。因為我知道,我傷心時你的眉頭是皺的,我開心時你的嘴角是彎的…

其實我知道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