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四敲狗

  • A+
所屬分類:情感美文

張老四敲狗Changjiang Delta small town has a lot of people that take very nearly with domestic animals. Fellow of those shepherd, ox supports oneself with putting ovine herd ox, need not say oneself. A bit what compare an unexpected winner, have geld pig artisan, capon artisan, they are in charge of the home

張老四敲狗

  江南小鎮有很多和牲畜走得很近的人。那些羊倌、牛佬以放羊牧牛維生,自不必說。比較冷門的一點,則有劁豬匠、閹雞匠,他們負責家禽家畜的計劃生育工作;還有趕豬佬,為的是給豬公豬母提供性生活。再有就是狗屠子了,他們干的活是怎樣將那些鮮活的動物人道地解除生命。有的人家養了狗,一半是為了看家護院,一半也是為了吃。要到殺狗的時候,自己不忍下手,一般就請狗屠子幫忙。當然,也不是白幫,事后均有一副狗腿相贈。

  狗屠子中,張老四是把好手,憑的是一個鐵圈和一根柴棍。神鬼不知地用繩圈套住狗的脖頸,未及它做出反應,就沖著狗腦袋一記悶棍便嗚呼哀哉了。敲完狗,燒一堆稻草把狗毛燙盡,而后再庖丁解狗,于是屠狗的過程宣布告罄和完結。

  張老四敲狗,也養狗。一條叫做大黑的公狗,是方圓十里唯一一條純黑土狗。他出去敲狗的時候,大黑也時常跟著。大黑高大威猛,很多狗看了它都會低下身子,狺狺伏地臣服。

  張老四為了獎勵大黑,當眾丟給它大塊帶肉的狗骨頭,但大黑像人一樣蹲坐一旁,嗅也不嗅。張老四下不來臺,嘿嘿兩聲,我家大黑仁義著咧。

  張老四總覺得他和大黑之間的感情說不清道不明。是主仆,更像兄弟。自己不舍得,別人出再高的價也不會賣。曾經有個外地老板想要溫陽補腎,出價八千,要大黑的一對狗腰子。張老四將來人亂棍逐出庭院,邊趕邊叫嚷著道:你哪是要大黑的腰子,是要我的命吶!

  是那個棗葉飄零的季節,村里老王支書的女兒到張家登門拜訪。她哭哭啼啼地求一副藥引子。老王支書得上了怪病,一天到晚四肢冰冷、血尿不盡。鎮上老中醫給他配了劑中藥,但需以經年黑狗腎寶做藥引。

  要換了別人,張老四是睬也不睬的。但是老王支書卻是村里的大恩人。三年自然災害時,村上沒有餓死一個人。原因就是當時的王支書偷偷帶領大伙在山塢旮旯里開荒種地。別的地方鬧饑荒,而小村上沒有。大家伙對此均是感恩戴德、沒齒難忘。

  既是老支書要,沒的說!張老四瞇著眼,望著東山頭的紅蛋蛋說,不過,狗主人不好對自家狗下手的。我家大黑靈性,下午你多帶點人來到我家院子里套。

  吃過中飯,他乘著大黑在棗樹下打盹,獨自一人溜出院門。聽憑老支書女兒,叫來的幾個人,帶著刀槍棍棒在他家院子里張開天羅地網捕捉大黑。

  正是夏末秋初,日頭落山總是那么漫不經心。張老四噴著酒氣、踩著漠漠余暉踉蹌而歸。打開柴門,卻見那一幫捕狗的人或坐或臥,在院場里噗嗤氣喘、汗流浹背。

  張老四看著躲在棗樹下舔傷的大黑,不禁淚眼婆娑。他說,你們不行,還是我來。并告訴老王支書女兒安心回家等著,說掌燈時刻狗寶一定送到。

  張老四拿出慣常用的繩套和悶錘去接近大黑。大黑不知道是驚嚇過度,還是心靈感應,對他居然也躲得遠遠的。

  張老四暗自掉淚,在棗樹下呆坐了一會。而后,他推出自己的破鈴木,像往常一樣,不緊不慢地騎出家門,大黑則起身跟在車后,噗嗒噗嗒相隨。

  一車、一人、一狗,走過村落,走過阡陌,走過荒灘車子騎經一個廢棄的水壩,意外發生了。車輪突然卡進壩上石槽,車把一歪,車子上的他倒栽進湍急的水流中,他忽沉忽浮地在水中飄蕩。

  剎那間,大黑縱身跳入水中,劃著水向他拱去。待得大黑靠近,張老四很自然地將隨身的繩圈套在大黑的脖子上。大黑乖順地套上繩圈,更加奮力地帶著他游向岸邊。

  他拽著繩索,由著大黑把他帶出激流。他趟著齊腰身的水,突然變得淚流滿面,高高舉起的悶錘重重砸落,濺起一片浩大的水花

張老四敲狗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